明星还在卖惨?于和伟的清醒打了多少人的脸

2021-08-20 15:21网易娱乐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网易娱乐明星原创栏目《八爪娱》,专注冲浪娱乐圈,带来有料有趣的圈内八卦】

2021年于和伟有多火?

一年之内,电视剧领域中的《上阳赋》《觉醒年代》《理想之城》,电影领域中的《刺杀小说家》《悬崖之上》和还未上映的《坚如磐石》,在这些作品中皆有于和伟的身影。积累的口碑与票房实打实的摆在那里,令人不得不折服一夕之间,于和伟成了霸屏的存在。这个50岁的大叔在2021年火成了“叔圈顶流”。

最初我们提起于和伟,除了他的作品之外,最火出圈的应当属他的鬼畜表情包了——

“接着奏乐,接着舞”已经不知多少次被网友们引用过,洗脑蹦迪视频的片头。

还有这张吐口水的GIF——

他这么多年作品的积累和演技上斩获的奖项,好像都不如这些鬼畜视频在大众面前的出圈影响力大,在被采访者问到“您知道您在社交平台跳了好几个月了吗?”,于和伟笑着说:“挺好的”,但同时他也补充道“还好,我还有作品”。

在于和伟看来,短视频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可以顺势而为,但不能完全依赖于它,作为演员还是要知道“自己是干嘛的”。

在于和伟真正大火之前,圈内早已不乏有对其幼时家庭背景的相关报道。

1971年,于和伟出生在辽宁省的一个普通家庭,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第9个孩子,而他的母亲已经45岁了。于和伟小时候家里很穷,日子过得很苦,但他的家人都很爱他,是姐姐们将其拉扯大的。

据于和伟此前做客某采访节目时说,母亲年纪太大,没有什么奶水,于和伟的大姐比他大24岁,当时刚好生了女儿,于和伟便跟自己的侄女“抢”饭吃,喝着大姐的奶水长大。

于和伟3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去世,母亲靠着卖烤地瓜养活家里一大堆孩子,于和伟的大姐也承担起了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

在于和伟的记忆里,小时候最好的零食就是别人挑着担子卖的榨菜,拿一个咸菜疙瘩可以吃掉两个馒头。

于和伟读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不好,中考第一年没有考上,成了一名待业青年。

后来,他去了另一所初中复读,但那个年代复读是需要交钱的,一个月五块,以于和伟的家庭条件,这无疑是笔巨款。但于和伟运气还不错,在学校认识了一位善良的吴老师,吴老师将他领到教务处说:“这个孩子我来教,你不要收他的补课费,如果非要收的话就从我工资里扣”。

在吴老师的帮助下,于和伟顺利地考进了抚顺市幼儿园师范学校,毕业之后,他不想当老师误人子弟,便又考了抚顺话剧团。在当时这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于和伟一个月工资有一百多块钱,是全家人里工资最高的,还是个“铁饭碗”。

但于和伟偏偏待不住,恰好团里有个从上海戏剧学院进修回来的同事告诉他,上海戏剧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都在招生,于和伟就想去考试。可遭到了母亲的反对,“等你大学四年毕业,我还在不在都不一定呢”。

可母亲拗不过于和伟,于和伟还是去参加了考试,并且成功被上海戏剧学院录取了。可考上了大学,学费又成了一个难题。其实,学费也不是特别贵,一年包含住宿费才700多块钱,但对于和伟的家庭来说,拿出这笔钱还是很难。

这时,于和伟的姐姐于和凤挺身而出,卖掉了给儿子准备的钢琴。她对于和伟说:“小伟,考上大学是好事,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大学”。

那架钢琴在当时卖了四千多块钱,姐姐告诉于和伟,每一年的学费都会替他攒出来,让他安心读书。

可以说,如果没有姐姐们的帮助,以于和伟的家庭条件,很难走上表演这条道路。可老天却仿佛总爱与他开玩笑。在于和伟读大一的时候,大姐查出了肺癌,还是晚期,但于和伟因为甄别考试没有办法回家去看大姐。

大姐说:“小伟,没关系的,我就算喝凉水,也会活着等你回来”。

但她终归是没等到,于和伟回到家时,大姐已经不在了。

毕业之后于和伟做了演员挣了钱,本以为可以好好报答母亲,却因为拍戏日程紧张,又错过了母亲的最后一面。

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于和伟最大的遗憾。

于和伟的家庭仿佛就是在坎坷和遗憾中度过了这么多年,当再度聊到关于家庭条件的话题时,于和伟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那么惨,不要去卖惨”。

于和伟表示,网上有很多人夸大其词,将他形容得很“惨”,但他们那个年代每个家庭条件都不好,穷也很正常。

最近见惯了“娇生惯养”的明星650一天的伙食费不够吃;身价亿元的明星哭诉自己生活不容易;在网络上吐槽演员的职业令其缺少了陪伴家人的时间,于和伟这般“人间清醒”让许多网友还表示十分不适应,对那些频频卖惨的明星来说简直啪啪打脸。

此前,演员张庭在直播间崩溃大哭,一度登上话题热搜。

原因是因为5月22日下午,“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在长沙逝世。这个悲痛至极的日子,全民自觉禁娱,默默哀悼。芒果台停播一周综艺,不少艺人取消了当天的活动、直播...但那天晚上,张庭的直播还是如期进行。

不少网友留言呼吁停播,张庭边哭边反驳道:“你们知道我有多努力吗?一年365天,我工作356天。我要看稿子,我每天早上6点起床…”。

但比起这些,更让网友印象深刻的,是张庭夫妇每年上交几十亿的税款、抛掷17亿,在上海黄浦江边买下一栋大楼...

于是有网友暗讽道:一个亿万富婆,对着月薪4位数的社畜哭诉不容易,这个画面咋这么讽刺?

在综艺节目《五十公里桃花坞》中,“前时尚教母”时尚芭莎慈善晚会创办者苏芒不满650元一天的伙食费,“你早上不喝牛奶呀?你早上不吃鸡蛋?我们要吃好一点,我不能那么差的伙食”。 苏芒嫌弃650元伙食费低 圈内人:正常 助理都要500元

演员杜淳在个人账号发文称:“离家工作了40多天,蛋饺已经完全不认识我了。不让抱,看着爸爸5秒钟就开始哭。刚习惯了几天就又离开了。演员这种工作性质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还配上了哭和心碎的表情,看上去十分委屈。

每天赚着如此高收入还不能牺牲一点吗?许多网友纷纷不满发出质疑。 卖惨?杜淳抱怨当演员总离家 网友:赚那么多钱还不知足

反观于和伟,他从小在清苦的环境中长大,演艺事业也并非一帆风顺,为了事业甚至错失了与家人最后一次告别的机会,他难道不是更值得“卖惨”?

可他并没有,他认为作为一名演员,不应该过度消费个人私生活。

在演艺道路上,他经历过刚毕业后无戏可演甚至片酬只有200一天的日子,接受不了这巨大落差的于和伟试图讨价还价,但对方坚持预算就这么多。到底刚出社会还是年轻气盛,于和伟曾直接说:“那我不拍了”。

可后来他发现,慢慢的没人找他拍戏了,此后再当有人找他拍戏给出一天200片酬时,他想都没想就接了。

于和伟就这样在演艺道路上摸爬滚打,到了如今50岁的年纪,真正迎来事业的“春天”。从《一出好戏》、《巡回检察组》等剧接踵而至,于和伟的资源越来越好。后来,命运之神仿佛终于眷顾了于和伟,在他拿到白玉兰最佳男主角的这一年,他之前拍的剧“碰巧”都赶在了一起播出。

于和伟成了今年“霸屏”的存在。

如今的于和伟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小孩子才做选择,流量和口碑,我两个都要”。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以此为噱头,还告诉大家他其实没有网上传得那么惨。如此“人间清醒”,告诫那些还在卖惨的明星们快适可而止吧。

(责任编辑:王新棋_NBJS16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