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致财季首亏 业内人士称阿里仍处于增长轨道

2021-05-14 12:48经济观察报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钱玉娟 因被反垄断调查开出了182亿元的罚单,阿里巴巴在5月13日晚交出2021财年Q4财报后,当季出现了76.63亿元的经营亏损,这也成为阿里自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重罚让短期财务表现承压,从当晚同时发布的2021财年业绩报中,还是可以看到阿里长期以来的财务表现:营收依然保持着整体增长,收获7172.89亿元的财年营收,剔除高鑫零售并表带来的影响,营收同比增速32%。

在财报发出后的电话会上,阿里巴巴CEO张勇也首先谈及处罚,“这次处罚使得我们更深刻地审视平台、经济的发展和社会发展的关系。”在他看来,利用这次处罚契机的充分反思和调整,阿里的平台可以更好地服务于消费者。

“反垄断调查和罚单并未让阿里伤筋动骨”,产业观察人士雷玮认为阿里依然处于增长轨道上,而在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刚看来,抛开一次性罚款带来的短暂影响,“阿里巴巴的后势业务整合变化,正成为关注的焦点。”他认为,财报中反映出的新零售、物流等业务好于预期,都能窥见阿里生态的增势和竞争力。

超千万亿GMV增量背后

在2021财年年报没有发布前,基于阿里在之前三季报中呈现出的明显业绩增速放缓迹象,张刚原预计阿里会延续放缓态势,但现实是,若剔除高鑫零售并表影响,Q4季度同比增速为40%,较上季度增长显著。

对于阿里此前出现的增幅放缓,雷玮认为,不可忽略背景因素,“毕竟前几个季度中,整个市场环境不好。”而今抛开罚单的影响,他倒觉得阿里的表现算得上“平稳”,他告诉记者,阿里财年业绩中的许多指标增长都在“意料之中”。

像与上一财年阿里生态实现的7053万亿元的GMV相比,2021财年直接增长了1066万亿元。这被认为既是消费增量,也是中小企业创造的生意增量。而这一增量背后,与一组数据密切相关,那就是整个阿里生态体系内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已经突破了10亿大关。

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内,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年度活跃消费者达8.11亿。恒泰证券分析师认为,由于一年内消费一次及以上都算年活跃用户,这一定义导致用户质量不好评判,而“拼多多存在大量砍一刀用户,其复购黏性相较差一些”,基于此,阿里平台的年活跃用户规模不但反超拼多多,其人群的留存率也更为突出,数据显示,用户在过去财年里于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市场的年均花费达到9200元。

70%新增用户来自下沉

在对用户展开存量竞争后,大淘系与京东、拼多多等平台都押注于商业触角向下沉市场延伸。

从阿里平台在中国零售市场的年度活跃用户能实现单季增加3200万,且新增用户中的70%来自于下沉市场,都进一步反映出,与淘宝、天猫形成矩阵的淘宝特价版,其上线一年所带来的效应明显。

在财年业绩中,阿里着重显示了淘宝特价版的年度活跃用户已超1.5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起步。”张勇在电话会上也强调,未来在下沉市场依然存在巨大的人口空间,而淘宝特价版,恰恰是面向这部分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他将其视为阿里平台在中国零售市场的一个正面补充,并表态,接下来会继续加大投资,之于竞争对手的影响也会“马上到来”。

恒泰证券分析师分析了阿里在流量消耗上的问题,不但相较竞争对手获客成本居高,且流量不自主也增加了获客难度,进而影响着相关业务增速。但在反垄断局面已经形成的大环境中,“微信很难在扼制流量要塞反制阿里”,采访中,上述分析师觉得长远视角看,阿里的获客成本和难度会有降低的空间。

跨境通路在打开

目光落在阿里的核心业务方面,不得不提及刚刚迎来18岁成人礼的淘宝,其发展历程也沉淀着中国电商业态的18年变迁。

期间,不只是猫狗大战,“后来者”拼多多角力其中,又因电商零售市场足够大,淘宝直播带来的交易增长,引得抖音、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以直播电商业务,差异化地形成市场补充。

从财年数据看,淘宝直播GMV超过5000亿元,而抖音、快手也在今年纷纷提出了各自的电商目标,并且在私域流量变现方面发力,“在私域影响力(淘宝直播)稍逊抖音、快手,但其商品供应和售后保障体系的优势都更为优化。”恒泰证券分析师认为,淘系直播电商无论是在物流、售后,还是品类供给、推荐和搜索方面,都是短视频平台在直播电商侧很难短时间追赶上的。

尽管国内处于多方混战中,“市场份额的影响一定是有的。”但上述分析师还将注意力放在了阿里的跨境零售业务中。2021年第一季度里,负责跨境业务的天猫淘宝海外平台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0%,有超40万商家出海销售额同比增长翻倍,另外跨境及全球批发商业收入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相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9%。

不只是单季业绩释放出红利信号,在财年业绩中可知,Lazada的订单量实现同比三位数增长,速卖通的用户和GMV增势也十分显眼。种种市场表现让阿里在跨境业务侧再发力,在财报日当天,天猫淘宝海外平台还提出了“全面放开商家出海通道”,并会与之配合物流、支付以及商家运营和售后等链条式服务。

继云业务之后,菜鸟不但开始正向盈利,且在第四季度外部收入实现了同比翻番,这让张刚眼前一亮。他认为阿里围绕零售展开的战略布局正在发挥效应。

为保证跨境业务的物流效率,已经实现正向现金流的菜鸟,在过去一季度中全球包裹网络的日均包裹量超过500万件,不得不提及其推出的“5美元10日达”标准化产品,以技术服务支撑中小企业商家出海,从而降低着外贸物流成本;而另一面菜鸟通过提供保税、直邮等进口物流服务,依托天猫国际和考拉海购等平台,还在便利海外品牌一站式进入中国。

线下零售布局存壁垒

在阿里2021财年业绩报发布前,恒泰证券分析师认曾估计,“剔除罚款,阿里净利润有机会冲刺2000亿元。”但在数据公布后,他认为自己过于乐观了。

从财报来看,阿里在2021财年的经营利润为896.78亿元,同比下降2%。“由于反垄断法罚款及与蚂蚁集团相关并授予我们员工的股权激励费用增加人民币160.54亿元。”若剔除该影响及其他若干项目,阿里在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仅为1719.85亿元,同比增长30%。

不过,上述分析师也认为,“这也提醒我们阿里投资风格偏向于私有化,即尽量完全控股,导致被私有化的企业资产和成本会并表。”

在其看来,如今阿里尤为注重线下零售的布局,不仅仅有天猫超市、盒马,还通过对高鑫零售、银泰等控股和投资,在加大商品的线下供给和服务同时,带来门店的数字化改造。

“大量线下零售的收购导致资产较重,叠加线下零售又是人员密集型企业,折旧、人工等成本支出都在吞噬阿里的利润。”拆解了阿里利润率降低背后的原因,恒泰证券分析师看到,财报发出后的市场情绪依然悲观,阿里美股股价跌幅甚至超出6个点。

“利润和增长并不矛盾。”在阿里巴巴CFO武卫看来,极少量的公司能够实现投入潜在的增长领域的同时,还能实现利润增长,他认为阿里当前在核心商业领域,包括新零售、社区服务、本地服务及物流等方面的投入,“希望获得的结果,比如是用户量的增长,用户粘性的提高以及商家从服务中获得价值。”

目标导向下,恒泰证券分析师告诉记者,“阿里不会为一时的财报观感,改变自己的战略和节奏。”特别是线下零售布局,更是阿里较之京东、拼多多最大的壁垒所在,因此他预计接下来阿里在战略推进上会不遗余力地投入到“近场电商”模式中。

财报也进一步印证着他的判断。据显示,阿里在过去的一季度中成立的专注于小店数字化升级的MMC事业群,将作为社区商业平台,在一众平台涌向社区团购业态时,阿里也将通过次日取件履约服务,辅以盒马、高鑫零售以及银泰、进口直营等,在提升商品供应能力的同时也能实现增长。

(原标题:反垄断罚单致财季首亏 业内人士称阿里仍处于增长轨道)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